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原始美食宝典 第227章 该我出场了

发布时间:2020-01-16 17:15:58

原始美食宝典 第227章 该我出场了

>“胡说八道!”

白袍男子这时候笑道:“也未必是胡说八道,柳堡本来就是个暴躁的性子,他手底下那些又没几个安分的,一边又搞虫食,一边又弄回春丹杀了那么多人,下面人反了,自己人又内讧,死死伤伤之下被柳堡一口气杀光,很奇怪吗?而能力晋级本来就是危险的事,他一时气急把自己给气傻了也很正常。”

多的是人在晋级过程中岔气死了呢。

他看向刀:“不过你有证据吗?”

刀说:“几位大人的尸体都还留着。”

白袍男子便说:“那简单,验尸吧。”

尸体没在城主府,要派人拉过来,然后这些人便知道了外面的情况,平大人愤怒,柳大人不屑,白袍男子则讶然,完了生出一丝兴味:“你们真是勇气可嘉。”

他走过那么多大小部落,敢将上国使者团团围困,并且喊着要将他们赶出去的,这还是第一个。

柳大人怒极冷笑:“全都杀了,正好给柳堡陪葬。”

他看了眼不远处傻呵呵地坐在那的柳堡,眼里先是闪过一抹痛惜,继而是满满的厌恶,这厌恶之中又生出一抹亢奋。

他是柳堡的堂兄,柳公爵的侄子,柳堡这个亲生子在前,他当然得不到柳公爵的看重,而柳堡有着双重能力,他平时对他也算是服气的,可现在柳堡变成这样,他感到可惜之余又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叔父虽然还有其他儿子,但都是私生子还没什么出息,自己多表现表现,他的基业说不定就能传给自己了!

这么一想,他觉得这些低贱丑陋的人也有几分顺眼起来,但应有的姿态不能少,屠一城人为柳堡陪葬,叔父应该也能息怒了。

刀猛地抬头。

被酋长猜中了!

事前陆轻轻召集他们开过会,说过虽然将柳堡一群人的死伤全部按在他们自己头上,但上国的这些使者一个塞一个的高高在上,即便真的相信了,但也难保不来个大屠杀泄恨,反正“下等人”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人,杀了也就杀了。

“所以接下来就要让他们知道杀我们没那么容易,要杀我们,他们也要付出血的代价,一旦发现做这件事不容易,并且又没有利益可图,单单是为了泄恨,他们也就能冷静下来了。”

“但如果他们回头派军队来呢?那屠杀依然会很容易。”

“对,我们在上国面前实在不够瞧,大军压境的话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可这不是他们这次才二十多个人吗?真要派军队那也是以后的事了,所以我们才要去上国,有人想要杀我们,他的敌人就会愿意保我们。”

陆轻轻笑容轻松肯定:“上国势力多关系乱,越是这样,我们越有生存的空间,但前提是,我们要有足够的价值,其次就是掌握主动权。要没这件事,我们自个儿千里迢迢跑到上国去,连门都摸不着,但现在等于有了块敲门砖。”

刀心里是服气的,自豪的。

别人眼中天大的危机,在酋长面前却是莫大的机遇,她不慌不忙不紧不慢,从三年前就开始准备,从这行人踏入青五城开始,就落入了她的算计中。

而这些人一怒就要屠城的反应,与她料得一模一样。

他刚想说话,那白袍男子就微嗤一声:“全杀了?这里可有几万人,柳大人又没有三头六臂,也只带了二十多个侍卫,恐怕做不到吧?”

柳大人怒道:“星华,你非要和我唱反调吗?”

星华淡淡道:“我只是惜命,我奉主教之命来查柳堡失联原因,如今他人成了这样,我的任务便是查清楚他变傻的原因,其他的,和我没关系。”

平大人也忙劝道:“对对,最要紧的是查清楚整件事,不然就算杀光这些人,我们回去也不好交代啊。”

屠城之后柳公爵会不会满意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这么稀里糊涂一问三不知地回去,陛下肯定不会满意。

柳大人气结,但两人都不同意,他也只能暂时作罢,只看了眼刀,目光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尸体很快被搬回来,从最初的柳成,到最后的幻术能力,尸体陆轻轻都没有处理掉,而是做了点手脚,让他们看起来像是死于彼此的能力。

如柳余的焦尸,她加劈了几道雷,让他像是被雷电劈死的,幻术能力是被溺毙的,看起来就像是被水能力暗算的,最惨烈的是柳舟,整个尸体都泥土化了,这个到不是陆轻轻弄的,他确实是死在土能力手上。

尸体没有问题,但内讧弄到全军覆没还是非常可疑,但在场三人显然都没有追根究底的心思,只把尸体带回去就基本能够复命了,之后的事情,由上面的人决定吧。

只有柳大人,想想柳堡傻就傻了,能力竟然也没有了,他就暴躁得想杀人,杀不了所有人,就先杀个最大的。

他一把拽起了刀:“你既然是追随柳堡的,柳堡变成这样,你怎么还有脸活着?以死谢罪吧!”

陆轻轻城主府外等着,尸体已经运进去很久了,里面一点消息都传不出来,但谁都不知道有一群可爱的小蜜蜂给她传递实时消息,跟现场直播似的。

得知那个柳大人按捺不住要动手了,陆轻轻站起来说,该我出场了。

她不是马上就跳出去的,半路登场的人总该有之前为什么不在场的原因吧?

也是不久之后,团团围绕在城主府外的人们就听到了响亮的马蹄声。

一匹高大的,通身覆盖鳞甲,看起来有些怪异丑陋的鳞马飞奔而来,马上坐着个身材纤瘦之人,只是此人瘦虽瘦,却披着个披风,那披风是火红的,随着他身体的起伏而猎猎飞扬,煞是好看,他头上还戴着个斗笠,斗笠边缘围着掌宽的纱布,遮盖住了上半张脸只露出一个单薄却坚毅的下巴和抿得紧紧的嘴唇。

不过惊鸿一瞥,便谁都看得出此人的急切和愤怒。

他纵马奔至人群外,便弃马一跃而起,翩然而急速地掠过众人头顶,跃过高墙跳入了城主府内,随之响起的是一声“住手”。

像极了千钧一发之际匆匆赶到扭转乾坤的大英雄。

陇西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东莞市太平人民医院怎么样
上海最好的治癫痫病的医院
洛阳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雅安妇科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