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末道天尊 第二百八十一节:外局赌斗

发布时间:2020-01-17 01:09:05

末道天尊 第二百八十一节:外局赌斗

听到陈洛的话,围观的人群中,很多鉴宝界来鬼市淘金的鉴宝师。

四大家族因为没有鉴宝宗师,地位在韩家之下,但毕竟也是瑞雪城里积名已久的鉴宝世家,历代相互通婚,早已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们连家也加入这外局!”

“四大世家从来都是一个声音,这等有钱大家赚的事情,怎么可以错过我们钱家!”

说话之间,又是一名身穿皮裘,珠光宝气的男子走到了庭院的中央,在他的身边,一名面容白净的青年也紧随其后。

戚家,陈家,连家,钱家,瑞雪城鉴宝界四大世家已正式加入了这一场赌局。

“四赌一吗?有意思!”黎淳道将手中的玉佩轻轻扣在面前的石桌上,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看着面前的四人说道:“下注吧!”

戚兵和陈洛两人拿出的都是一枚须弥戒指,从中整整齐齐地码放着相当于六万枚普通灵石的六百枚三品灵石,连家少主和钱家少主似乎一时没有带这么多的灵石,各自拿出了一件古器做赌注。

连家拿出来的一枚传音法螺,使用时可以声闻百里,同时驱散附近的凶兽,每天可以使用一次,勉强算得上一件价值六万灵石的古器。

钱家拿出来的则是一件腰带,遇到攻击可以弹起自动护主,抵挡一次刺杀,也仅仅只是勉强够得上六万枚灵石的古器。

要知道这里是灵器,尤其是古器奇缺的北域,两个鉴宝世家的少主拿出这样成色的古器来赌斗还说得过去,要是放在东域,这些古器别说是一些宗门的精英弟子,就连散修手里都有,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

“哼,我这一件玉佩价值可不只六万灵石,你们四个财大气粗的鉴宝世家,居然就堪堪拿出价值六万灵石的东西来跟我一个散修对赌。未免也太寒酸了一点吧?”

黎淳道故意在桌子上用手敲了敲,看着面前四个世家的少主冷笑道:“要不几位再加一点?别给大家伙看笑话好不好?”

陈洛和戚兵两人脸色微微一变,倒是陈洛开口道:“你叫我们多加一点是没有问题,我们也想玩点更大的,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接下来了!”

黎淳道笑道:“你的意思是,我加多少,你们四家就加多少咯?”

“哼。你一个散修能有多少家底,我便与你赌就是了!”四人之中最先出头的戚兵当然不能忍。当即就从袖子里摸出一枚须弥戒指,扔在了那一堆灵石上说道:“我再加压一枚须弥戒指,七万赌你六万便是了!”

陈洛也冷笑道:“那我也加一万枚灵石给你便是了!”

说着右手一拨,又是一排灵石加了上去,转过身来对着黎淳道冷笑道:“反正一会我们还是要收回来的!就当是给你看看,开开眼!”

听到陈洛的话,本来还犹豫不决的连家和钱家,也咬咬牙,摸下自己随身的须弥戒指。押在了石桌上作为了赌注。

“那好,那这样就买定离手了!”黎淳道笑了笑,却对吴易用传音入密说道:“六万博二十四万,还不赖吧?”

吴易看了一石桌上几乎已经放不下了的灵石,冷笑道:“只是一个开始,我们需要的灵石总要有些个苦主来出的,不是吗?”

他侧过脸来。看着自己面前选中的那一块残片,对着鬼先生说道:“既然外盘已经买定离手,那我就撒时之沙吧,不过还想鬼先生做个见证,莫要有人说话不算话抵赖,欺负我们这些小散修!”

鬼先生笑道:“这庭院里站着的几乎是瑞雪城鉴宝界里三分之一的人。而且还有好几位大人物在暗中观察这里,相比他们不会因小失大,你放心就是了!”

鬼先生这句话与其说讲给吴易听的,倒不如说是讲给四大世家的人听的,警告他们除了他们所见的这些人以外,还有大人物在观察着这里的情况,可不要以为无人知晓而做出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吴易听闻这句话。便说:“知道了,那晚辈就安心了!”

起手,打开瓶塞,北邙玉制成的玉瓶之中,晶莹的时之沙渐次滑落,覆盖在了吴易选中的那一块残片上。

这一截仅有拇指大小很快就被吴易撒下的时之沙完全覆盖了。

就在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着吴易这次比斗的最终结果时,令所有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一息过去了,五息过去了,十息过去了……

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异象的产生,可是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被吴易的时之沙覆盖住的残片就好像一块平凡无奇的黑铁一般,没有任何的变化,就这样静静地躺在石桌上。

阴阴森森,与刚才那金光穿云的苦海金莲匣形成着几乎让人感到讽刺的落差!

“废片!”

“哈哈哈,整整二十息过去了,没有任何的反应,倘若不是废片,我就把我舌头吞下去!”

“笑话,没有比这更讽刺的笑话了!”

“本身他拾韩小姐放弃掉的残片,已经是一个笑话了,更好笑的是,他捡了来的居然还是一个一文不值的废片!”

“真是笑死人了!”

一霎那之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了吴易和吴易面前那被时之沙覆盖住的漆黑残片上,流言蜚语如海浪一般朝着漩涡中心的吴易蜂拥而来!

本来有一些人之前还有些顾忌,生怕吴易是真心人不露相,害怕得罪了他,此时看到吴易居然真的鉴定出了一个废片,当即一个个都落井下石起来!

甚至还有人鼓噪着起哄,要黎淳道再拿出东西来抵押,加入到外局当中来。

就连这场赌斗的主持者,一向沉稳的鬼先生脸上都出现了困惑不解之色。

显然,按照他的经验判断,就算吴易选中的这一块残片价值上真的不如韩飞雪选中的苦海金莲匣,也相差无几,否则他不可能会觉得难以判断,而要两人去动用时之沙做最后的对决。

就算鬼先生看走眼了。吴易手里的只是普通的古器,甚至是灵器,但是又怎么可能会是废片呢!

这样的误差未免太大了,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离谱了!

就在这时,处在风口浪尖的吴易突然开口了。

“你们说要再加赌注到外局来?”

一句话落下,四大家族,以及与他们交好的诸多鉴宝师正好开口了。

“不错。你若觉得这一盘输了,那不妨再开一盘。我们这些鉴宝师都跟你赌上一盘就是了。”

“臭小子,你可以随便跟我们一个人赌斗,其他人跟你赌外局,保证让你赌一个痛快!”

“保证让你输的连身上的这件斗篷都不剩下,光溜溜地滚出瑞雪城!”

一个鉴宝师冷笑着刻薄说道。

吴易听到他们的话,淡淡笑道:“不必另外开一局了,就在这一局赌吧!你们若要加入对赌,每人拿出六万灵石加入赌局就是了,如果一下子拿不出来。你们也可以几个人合股下注……”

说到这里,吴易停顿了一下:“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你们若是赢了,下注的人越多,这六万灵石价值的古器分到你们手里的份数就越少,换言之……”

“倘若你们输了,谁借的你们的灵石下的注。冤有头债有主,你们去找那人便是了,可不要怪到我头上来!”

“我呸,大言不惭!”

“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撒下时之沙都过了五十息的时间了,还没有丝毫的反应,不是废片是什么?”

“时之沙的效果不过短短百息。如今都已经过去一半了,但凡是有名的珍品,往往时之沙才撒下去就会有异象,如同刚才韩小姐的那一件珍品一样……”

“难道还指望咸鱼翻身吗?”

“居然还不死心,说要赢我们?”

也许是吴易的话刺激了这些鉴宝师,或者自以为是鉴宝行家们的自尊心,又或者是这些来鬼市淘宝的人本来就有一颗有便宜不占。乌龟王八蛋的心……

一时间无数的人挤到了那一张下注的石桌之前,一件一件古器和灵宝被扔了出来,片刻之间竟是垒得如一座小山高了!

好在黎淳道神识惊人,每有人下注,他眨一下眼睛,默记下来,到了最后一个人放下一袋子沉甸甸的灵石,黎淳道笑了起来。

“很好,一赔一百零四是吗?”

一共有一百零四对下注,有的人是三人合下,有的人是五人合下,甚至十人合下,也就是说,黎淳道一个人至少在与两百多人对赌。

就算今天黎淳道和吴易输了这价值六万灵石的古器玉佩,今天在曦皇门故地发生的事情,恐怕也足以传为奇谈在北域喜欢鉴宝和赌器的人中间流传了。

“如此,那买定离手吧!”鬼先生看了看堆积如山的赌注,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对吴易说道:“现在距离时之沙失效还有最后十息时间……小兄弟,你若是感觉刚才时之沙没有生效,或者存在误差,可以再撒一次……当然了……”

鬼先生干咳了一声道:“这样的几率极小,几乎没有可能……”

“我倒是知道有人在赌器的时候,一开始撒下时之沙没有反应,结果连续撒了十次,仅仅时之沙的费用就花了近一万枚灵石,结果还是废片一件……”姜维毫不留情地嘲讽说道。

“那个人后来被整个北域笑了十年,十年之后郁郁而终,你若不信,在场说不定还有一些前辈与那人相识,还能说出他的名字来!”

姜维说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

那连续撒了十次时之沙的蠢蛋,被人笑了十年,已经死了,你若是今天执意也这么做,大家正好就有新的笑料了。

可以说当姜维把这段话说完之后,全场的鉴宝师都哄笑了起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已经把吴易当成了一个笑话,一个冥顽不灵的愣头青。

注定要被整个瑞雪城的人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

可就在这时,吴易摇了摇头:“不需要撒第二次了!”

说完,他眼神看向曦皇门故地的一侧偏殿屋顶说道:“这位前辈,你要压制这古器的反应到几时呢?难道不会觉得这样做很下作吗?”

“什么!”

吴易话音落下,几乎所有的人,尤其是刚才还幸灾乐祸的人,顿时都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是五雷轰顶一般。

但是戚兵等几个世家的少主立刻就回过了神来,大声呵斥吴易道。

“臭小子,你不要虚张声势!”

“就是,开什么玩笑,想要压制古器的反应,本身实力必须是天阶强者,更要成为鉴宝大师才行,你这样层次的赌斗,怎么可能惊动那样的存在?”

“哼,莫不是输了受不了刺激,得了失心疯,在胡言乱语了吧?”

“恐怕是在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想要用什么遁术开溜吧!”

“开溜?除非他永远不要再在瑞雪城里露面,否则谁会认不出他这个过街老鼠?”

就在四大世家的人,以四位少主为首对吴易极尽污蔑之能事时,韩飞雪脸上的表情却是异常地凝重。

甚至可以说降到了冰点。

就在这时,偏殿屋顶之上,一个沉稳的声音响了起来:“少侠好眼力,不过此物得见天日,有些不详,老夫出面镇压,并不是为了什么私心,乃是一片公义。今日这场赌局,算双方平手如何?”

听得那声音真的从偏殿上传了出来,刚才还得意忘形,拼命攻击吴易的众人顿时哑口无言,尤其是四大世家的四位少主一个个脸上都是火辣辣地疼,仿佛是被人狠狠扇了一个巴掌。

尤其是最先开口的戚兵,更是努着嘴巴,像哑巴一样,喉咙里发不出一个声音来!

更有甚者已经听出了那个声音的主人是谁!

就在人群开始议论之时,就好像那一片空间被人折叠了起来一般,一袭黑衣缓缓从空间中显露了出来,一道人影出现在偏殿的屋顶之上。

很显然对方手里有一件可以隐藏身形的古器,而就在黑衣人出现的瞬间,韩飞雪诧异道。

“三叔,你怎么来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丽水市中心医院怎么样
中国建筑材料科学研究总院管庄东里医院预约挂号
陕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运城医牛皮癣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