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4章:棺材

发布时间:2019-09-24 16:23:49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4章:棺材

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却感受到了这里与上面血地的不同,这里的地上并不是血地,也没有泥土,而是石头的,不,是石砖,因为我已经摸到了,石砖之间规整的缝隙。<-.

这里的温度也不一样,明显要比上面暖和很多,虽然我现在全身都是泥土,但依然能感受到这里温暖的气温。可是这里却有一种説不来的qiwèi,我从没闻到过这种wèidào,像是什么东西烧糊了似的,又或者説是什么香的wèidào。总之,这wèidào很难形容,很怪异,虽説qiwèi很大,但却并不刺鼻,所以一时间我也説不好这到底是什么wèidào,毕竟这里也是一片漆黑,我什么都看不到。

我的第一fǎnying认为这里是个墓室,虽然zhègè温度并不像是墓室,但我毕竟是从上面的血地掉下来的,血地的下面只有一种建筑,那jiushi墓室。虽然全身都是泥土,但我还是向四周摸索着走了几步,果然让我摸到了木质的东西,但不是棺椁,也不是棺材。

我围着它摸了一圈,应该是一个小木箱子,而且是个揭盖的木箱子,我并没有急于打开zhègè箱子,而是用手扣住底部向上抬了一下,发现zhègè箱子很重,我更本就抬不起来。由于太黑,所以我也很难断定是箱子本身装的东西沉,还是它被连在石砖上了,zhègè现在我还辨别不了。

伸手又向箱子的一侧摸了一下,竟然让我摸到了墙壁,而且这墙壁也是镶着石砖的。我likè意识到这是什么石砖,这应该jiushi吸血的龙岩石。

龙岩石又称饮血石,是一种非常稀有的石头,内含矿物质极其丰富,也是自带温度的石头,它的温度不受外界气候的影响,始终保持着恒温,但石头本身的外形颜色却非常的丑陋,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能够变得五彩斑斓、光彩夺目,那jiushi吸血。

龙岩石因为有吸收血液的这一特diǎn,所以并不被世人所采用,而且在没吸血之前,这种石头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因此它的liyong价值极小,并不多见。但这种龙岩石,却是血地墓室构造不可缺少的石材,正因为它的这种吸血功能,可以吸收和阻挡泥土中血水对墓室的侵害,所以龙岩石成为了血地墓室必要的石材。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墓室的棚dǐng也应该是龙岩石的,不然非得有血水滴下来不可。一想到水滴,就想起刚才在上面的那个东西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种摸在手里的感觉,也不知道它有没有跟着我掉下来,一想到那东西,我就有diǎn浑身不自在,总感觉它就在我的头dǐng,不过还好,这里并没有水滴往下掉落。

我顺着龙岩石的墙壁又往里面走了几步,想摸摸这里还有什么,就在离木箱子不到三米的地方,我又摸到了一个木质的东西,只是摸了几下,我便意识到这是什么了,是一口棺材。

在墓室里摸到棺材,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我却感觉十分的怪异,因为这口棺材的材质和zhègè墓室的规格不相匹配。尽管这里一片漆黑,我的眼睛看不到,但我依然摸得出来这口棺材的老旧程度。

让我感到怪异的正是因为这口棺材的老旧程度,在天煞地的墓室里,出现一口破旧不堪的棺材,而且还没有棺椁,这太不可思议了。棺材和墓室的规格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按理説在这么一块风水宝地中,就算是让我摸到一口金棺材,那我也不会感到惊讶,毕竟这是天煞地。

可我万没想到,竟然摸的是一口快要散架的棺材,棺木的料子非常的一般,有的地方腐蚀的有拳头大的窟窿,毫不夸张地説我的胳膊都能从窟窿里伸进去,想必这棺木也只是普通的松树板子。

实难想象,我身在天煞地当中,站在龙岩石之上,竟然摸到了一口极为破烂的棺材。心想,幸亏这是我不小心掉下来遇到的,这要是下墓摸宝,在天煞地摸到这样一口棺材,还不得郁闷一辈子啊。

就在我还琢磨不透棺材的事时,突然间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24章:棺材

,远处出现了几个光diǎn,虽然我这里还是一片黑暗,但看着远处的光diǎn却显得真真切切。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这里是墓室怎么可能会有亮光呢?带着各种yihuo我连忙揉了揉两下眼睛,再一看,果然是几个光diǎn,而且这些光diǎn还在移动。

没过几十秒,光diǎn就变得越来越大,这一次我看得稍微清楚了,那不是光diǎn是火把,是4个人拿着火把,朝着我这里走过来。看见有人,我likè兴奋了起来,一种从获新生的喜悦感,环绕在我的周围。

可这种兴奋和喜悦感只是短暂的出现了几秒钟,我马上又huifu到了理智,心想,这是哪里?是墓室啊,怎么可能会有4个人出现在这里。我的第一fǎnying是遇到同行了,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现在都什么年代了,盗墓的还有人用火把,这未免也太返璞归真了吧。

只是在千分之一秒的时间里,我做了一个决定,在我还不清楚他们是什么人的情况下,还是不要让他们看到我,还是那句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远处的火光虽然还照不到我这里,但我却可以通过火光看清前面的一切,原来我所站这里并不是墓室,而是一个宽大的望乡廊。望乡廊的两侧都摆放着木箱子和破旧的棺材,这些棺材和木箱子摆放整齐有序,从我这里到火把那里至少要有几十口棺材,甚至上百口,我也没时间去数到底有多少口棺材了,他们离我越来越近,我不能在这里傻站了,否则再近一些,他们就会发现我。

我四处看了一眼,这里除了棺材和木箱子,根本就没有可以让我躲的地方。我推了一下身边棺材的棺盖,竟然是开着的,想都没想likè跳了进去,把棺盖又轻轻的盖好。

我蹲在棺材里面,顺着棺板拳头大的窟窿向外看,刚好看的是我刚走过来的方向,只是看了一眼,likè感到不好,大事不妙。

百色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吉首治疗阳痿费用
随州治疗睾丸炎医院
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需要多少钱
北京国仁医院收费情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