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符文猎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命运的答案

发布时间:2019-09-26 04:12:44

符文猎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命运的答案

“皇帝陛下亲手点燃了祭坛,将潘朵拉的遗体火化,所有人都以为这些恩恩怨怨都已经了解,可是他们却不曾想到,一切才刚刚开始。凡世间的火焰可以杀死名为潘朵拉的人类少女,却无法消弭使徒的力量。三天之后,摆脱了凡世束缚的使徒从灰烬中重生,开始给世界带来无尽的祸乱……”

地下密室中一边吃着苹果一边讲故事的雪莉突然闭上了嘴,若有所思地向头顶上望去。

“他们来了。”卡秋莎挑了挑眉毛,脸上露出意外的神色。要论起对于亡灵生物的感应,她才是最敏感的那个人,同样她也是最了解那支亡灵大军情况的人。然而现在,亡灵部队的行军速度居然超出了她的预料。

“不要以常理来推断事态的发展,在‘使徒降临’的影响下,很多看似不可能发生的灾难都会随之而来。命运道标扭曲了这些灾难的发生几率,同样也扭曲了未来的变化。别说亡灵大军加快了行军速度,就算他们全都长出翅膀飞进来我也不会意外。”雪莉咬了一口苹果,淡定地说道。

“我亲身体会过那支亡灵大军的可怕,伊斯塔伦缺乏支撑战局的白银强者,根本无法取胜。倒是你这边,究竟想要对她做什么?”卡秋莎看了一眼蹲在监牢角落里的玛丽薇安,脸上露出复杂的纠结情绪。

“我可不敢对这位使徒小姐做什么呢。”雪莉摆摆手半开玩笑地说道:“普洛尼亚帝国倾全国之力打造出的三件传奇武装,其中秩序之锁和黑剑都用来封印她的力量,即使这样也依然要小心对待,万一她自己不小心弄出三长两短,那可就真是大麻烦了呢。”

“你既然不想杀她,又不带着她离开,停留在这座城市里究竟有何目的?”卡秋莎怒视着雪莉冷声问道:“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只要她继续停留在这座城市里,灾难就会越来越严重。身为秩序的守护者,你有没有考虑过这座城市的安危?”

“啊呀,真是热切的关心呢。”雪莉斜着眼睛看着卡秋莎,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身为正义的使者,为神而战的白银十字军战士,这个时候不应该坚持自己的信仰,用武力消灭我这个渎神之人

符文猎手  第一百五十五章 命运的答案

,然后再净化掉玛丽薇安来证明女神的清白吗?”

“玛丽薇安姐妹需要为自己犯下的过错承担,但我并不认为那是她主观意愿上做出的决定。”卡秋莎没有理会雪莉的挑拨,眼神依然坚定。

“就算诸神想要惩罚人类,也不应该由我的女神派遣使徒,这种行为本身就与生命女神所代表的法则相抵触。和你假设出来的那些答案相比,我宁可相信这一切是有人对我们的设计陷害。”

“设计陷害?针对于诸神的设计?”雪莉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对于卡秋莎的回答表示理解。

她轻笑着向年长的修女伸出一只手说道:“你想要寻找真正的答案吗,如果真的存在那样一个连神灵都敢于设计陷害的幕后黑手,那肯定就是目前唯一真正降临于世的使徒——潘朵拉,只有她才知道一切答案。如果你想要捍卫自己心中信仰的话,不如与我同行如何?”

“我正有此意。”卡秋莎没有伸手,只是简单地说道。

“我知道你对于我根本没有半分信任,不过以后的事实将会证明一切。”雪莉毫不在意地收回手,用力伸展了一个懒腰:“请不要着急,潘多拉注视着这座城市,只有等到这座城市彻底沦陷之后,我们才能在她眼皮底下悄悄离开。”

伊斯塔伦的末日已经悄然临近。

东方城门点燃起象征着最高警戒等级的狼烟,代表了战争开始的讯号,不过那道狼烟和笼罩半边天空的黑暗天幕相比起来渺小得可怜,充满了悲壮的意味。

“亡灵大军已经到达城下,不知道领主大人能够抵挡多久。”阿默德收回视线,忧心忡忡地感叹道。

“我们还是担心自己这边比较好。”埃尔趴在墙头,眯起眼睛仔细地观察着森林中的异动。伊斯塔伦城外的森林被砍伐一空,留下了足够骑兵发起冲锋的宽阔空地,但这个距离对于地行者来说同样也可以瞬息而至。在前几次试探性的攻击中,那些火焰猎犬都没有给守备部队留下足够的反应时间。

“我能感觉到他们的气势正在逐渐凝聚,也许很快就要发动攻击,让我们的士兵做好准备!”埃尔脸上的神情严肃起来,对身边的提米低声说道。

虽然已经做好的撤退的准备,但就算是埃尔也不愿意承担起不战而逃这种耻辱,他曾经与地行者军团正面交战过数次,从心底里并不认为那些丑陋的虫子有多么可怕,唯一要防备的也就只有对方的公主殿下。

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黄金位阶强者,在狗头人神棍的描述中,比兰伽莉亚还要强大,而且以疯狂暴虐著称的“熔岩公主”兰伽阿卡莲。

在阻击黑色巨人和紫色魔神的战斗过程中,那些跟“黄金”沾边的怪物已经给埃尔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如果那位殿下出现在战场上,哪怕只是感觉到一丝气息,埃尔都会毫不犹豫地转身逃走。

“我看阿帕奇还在塔楼里不急不慌地烧烤,也许暂时还不会有情况吧。”阿默德摸了摸鼻子不太确定地小声嘀咕道。

“我说大叔您是怎么混到这个位置的?难不成也跟我一样是火线提拔起来的吗?”埃尔惊悚地看着这位猎手大队队长,心想你是吃了狗头人的**药,还是原本就这么没谱儿?堂堂一名军队高级指挥官,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把信心寄托在一个神棍身上?

“只不过是有一点天赋而已。”阿默德尴尬地笑了两声,倒是没有否认:“至于个人迷信的问题,这个我觉得应该是见仁见智。大多数人都信仰天上的神灵,当然也有不少例外,就比如您自己不是也坚信着丛林里面那一套自然法则么……帕兰蒂那个小丫头也是一样,一进入战斗状态就只相信自己的战斗直觉,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埃尔这一次是真的被震惊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这个神神叨叨的中年大叔也能拥有如此强大的观察力,自己信奉自然法则这种事情可从来没对外人说过,竟然能被他一眼看穿。

“弓箭手的眼神儿都比较好,不是么?”阿默德对于埃尔之前的态度并不在意,只是呵呵一笑说道:“很多战士都不相信命运,只相信自己手中的武器,但就以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有的时候你不得不相信命运。”

“难道您觉得伊斯塔伦的命运就应该是现在这样吗?被使徒降临带来的灾祸摧毁?”埃尔有些疑惑地反问道。

“我不知道,就算知道答案又有什么意义?作为凡人我们连自己的命运都很难把握,又凭什么去挽救一座城市的命运?”阿默德摇了摇头,脸色有些黯然。

“对于我个人来说,命运已经发生了改变。我在森林中遇到了那个狗头人地卜师,之后又遇到了你和帕兰蒂,我觉得这就是命运带给我的启示。伊斯塔伦终将毁灭,白狮子家族会保留下一颗种子,而这正是我将要肩负的使命。”

“听你这样一说,让我心里面的负罪感也减轻了不少呢。”埃尔笑道。

一阵突兀的冷风从城墙上吹过,划过两个人的脸颊。埃尔和阿默德脸色一变,不约而同地向城外远处的森林看去。

“好像来了啊。”阿默德语气干巴巴地说道。

“这种气势……不太对劲啊。”埃尔死死地盯着森林中的阴影,只觉得背后一片湿冷。刚刚就在两个人闲聊的那段时间里,隐藏在森林中的地行者军团已经悄无声息地布置起来,它们的动作太过于低调,直到埃尔和阿默德嗅到空气中不详的硫磺气味才察觉到异常。

埃尔用尽全力向远方瞭望,终于在遥远的森林深处发现了不正常的魔力波动,那种异常的波动对他而言并不算陌生,和那天晚上兰伽莉亚降临所使用的传送波动几乎一模一样。

新的虫洞传送门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建立完成,那也意味着地行者即将发动新一轮的攻势,而这一次,人类面对的将是对方的正规部队。

“发现敌人!拉响警报!点燃狼烟!”埃尔跳起来扯着嗓子大吼一声,瞬间惊动了所有驻守在城墙上的士兵。其中有至少一半的士兵还处在茫然的状态,他们只看到己方长官的失态咆哮,却没有在视野范围内发现任何敌人。

“投石车准备!最大距离!”阿默德的脸色也十分难看,紧随着埃尔一起叫喊道。不过和埃尔相比他对城墙上的防御手段更加了解,直接点名了射程最远的投石车。

“投石车现在就发射!马上!”埃尔冲着城墙后方操纵投石车的士兵声嘶力竭地叫道,他的话音未落,所有人已经感受到了城墙的微微震动。

和黑色巨人撞破城门时出现的那次震动不同,这一次的震动虽然轻微但又异常明显,而且持续不绝,对于城墙上的守备部队来说反而更加熟悉。

那是集团冲锋所产生的地面震颤。

远方青翠的森林,在那一刹那间突然化为赤红色的火焰海洋!(去读读om)(江苏)

深圳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深圳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深圳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深圳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深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