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玉羽仙妖 第六章 如此“月老”

发布时间:2020-01-17 02:54:33

玉羽仙妖 第六章 如此“月老”

羽妖极不情愿的随同铁卫抵达了月老宫殿,按下云头落在宫殿门前的一瞬间,她无限惆怅的转头想对铁卫说些什么,可后面已然空空如也。除了云雾萦绕的七彩云霞再无他物,羽妖强行抑制住想要呕吐的欲望,第一次腾云驾雾与舞蹈时候的翻飞飘逸,实在是天壤之别。

而且距离实在不算近,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一下子舞到了银河岸边,太险了,银河边多如雷卵的天兵,但凡有一个发现她,那可真成了刀下的冤魂,羽妖在心中大骂自己实在是不够谨慎,若真出了什么差错,那么月城的亲人又将面临怎样的结局,她不能再做无用功,倾天冕已然开启,她若不赶紧见到天帝,那么月城的百姓才要万劫不复,羽妖下意识的攥紧了手掌,力道之大,使得手指之下的部分纱绢一股青烟过后,化作了一堆灰烬。

羽妖如梦方醒,慌乱的将灰烬洒在地上。发髻上传来清越的珠串碰撞之声,羽妖下意识的抚摸着精致的发尾,嘴角微微弯起好看的弧度,那白衣上仙温暖如风的样子突然呈现在眼前,空气中似乎有松竹清润的香气,似有若无,这到底是怎样的男子,贵为上仙,居然肯为一只小妖打理发髻,还如此的亲切可人,最后被自己戏弄居然也不恼,不,好像是恼了的,发间的温暖让羽妖嘴角的笑意更浓,羽妖有些沉醉了,连子玉仙童已到了近前都浑然不觉。

这么美好的想象终究是被打断了,一个丝状的物件将自己的身体紧紧的缠住“额!子玉仙童您这是做什么“

羽妖顿时做受惊状,看着绑缚在自己身上的子玉手中的拂尘“小妖可是哪里得罪了仙童”

“是你让我放开的!”子玉一抖手,羽妖骨碌碌滚了好远。

“你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让你负责月老宫的洒扫倒是委屈你了,居然敢偷懒”

“小妖不敢!”羽妖低下面孔,柔声说道。

”不敢?那这么久你都做什么去了!看我不打死你“

”子玉仙童,请先住手,您看我已按照仙童的吩咐,去桃林练习舞蹈,如今稍有所成,也好让仙童您复命啊!“

”你可不要拿本仙童当作愚蠢的人类来欺骗“

”小妖自来到天庭,得仙童照拂,一直心存感激,如今更是得王母娘娘的恩典可以在瑶池会上得见天颜,又怎么敢忘记仙童的提携之恩,怎会有其他图谋“

”哼,最好是这样,否则,我自有本事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羽妖自地上直起身来“只是一点,仙童是奉命捉拿小妖回到天庭,就请仙童高抬贵手,放了小妖月城的亲人吧!”

”放肆!绞杀月城魔种,乃是天帝的旨意,企是你一小小羽妖可以置喙的“

”月城何来魔种,实在冤枉!“羽妖倔强的瞪着子玉

”你还敢瞪我,不怕实话告诉你,若不是王母曾见过你的舞姿,就凭你修炼不满百年的妖怪,岂能在天庭待这样久”子玉的拂尘这次缠住了羽妖的脖子,羽妖梗着脖子什么也不肯说

“骨头还挺硬的,这么说前几日的柔顺都是装出来的”子玉说着一抖手将拂尘收了回来

“你这样的性子,留在天庭也是要闯大祸的,不必我动手!最好安分守己,天庭的任何一位主子都是你担待不起的,记住了吗?“

羽妖剧烈的喘息着,没有答话,头顶的凤钗随着她的颤抖,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子玉盯着她乌发之上的那枚凤钗良久没说出话来,精致的双燕发髻翩然若飞,而发尾处却留了两略发丝,在七彩云雾中若隐若现。

子玉轻咳了两声“你去吧,记得勤加练习舞蹈!”

羽妖依然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子玉背过身去的身影有些出神。

“娘亲,倘若这就是丫丫的命运,为了您和月城的百姓,还有从未谋面的阿爹,丫丫一定全力一搏,若是败了,也绝不独活!”

”这是哪家姑娘跑到天**来,撒泼发狠啊!“一个极致阴柔的声音自背后传来。

羽妖一惊,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身后有任何陌生的气息,在这月老殿中每个仙童都有特殊的味道,之前没有察觉子玉仙童是因自己陷入憧憬之中,难道自己闻声辨物的灵力已然丧失了?

来人却没客气,径直走了过来,一身酒气冲鼻,歪歪斜斜朝羽妖俯下身来,羽妖只觉得一片耀眼的红光,正是一件红衣邋遢的套一个英挺的身体之上,满头凌乱的黑丝毫无风度的垂在胸前,只是在发髻之间若隐若现有红色毛发夹杂其中。

羽妖还没来得及看到来人的脸孔,下巴已被毫不客气的抬了起来,是一双布满老茧的手”啧啧,不错不错,绝色倾城、怕是天庭之内也只有王母和嫦娥可以望其项背“

羽妖赶紧垂下头颅”仙官如此腹诽王母,岂不是犯了大不敬之罪“

”呦,小妖嘴巴倒是刁的很嘛!“

”小妖不敢!“

”嗯嗯。有几分胆色,还懂得审时度势,不错不错,怕是王母要失望喽!“

”仙官何出此言!“

”小老儿向来说一不二,我看谁敢在我的地盘嚼舌根“

”仙官自称小老儿,是寿龄较长吗?“

”额,这倒是个问题!“红衣仙官做思考状,羽妖这才抬头看了一眼,一眼而已已然惊得目瞪口呆了

”喂,我说你的口水不要流到本仙官的衣服上!“一张妖魅无匹的脸孔,虽是发丝凌乱如草芥,可乱发之后那双细长的丹凤眼却于疏离间透着锐利的光泽,羽妖喃喃自语道”风华绝代!“

红衣仙官这才甩了甩头发,可那看过便让人难忘的姿容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

“小妖,被本仙官的美貌迷住了?”红衣仙官凑得近了些。

“喂,你算什么仙官”羽妖直起身体

“你说什么?”红衣仙官好看的凤眼危险的眯了起来。

“这里是月老宫,主位自然是月老上仙,您这副尊容难道不怕对月老他老人家不敬吗”

“本仙官会对月老不敬?哈哈哈哈!对月老不敬,有趣有趣的很!“红衣仙官尤自笑的”花枝乱颤“

”可不可以别这么妖孽!“

”妖孽?你说本仙官妖孽?“红衣男子一副不敢置信的神情,用手点指着自己的鼻子。

羽妖再要说什么,还没出口,已有仙童匆匆而来”月老,您快去看看吧,金童和玉女的姻缘线断了!“

”月老?“羽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邋遢却浑身透着“妖孽”光泽的红衣男子。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专家
六一儿童医院口碑怎样
白癜风治疗保定哪家医院好
广东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厦门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